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秦霄贤,因为是你 > 第4章 约定

第4章 约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子悠:“没问题,等出院以后有机会的。我记着你也会弹琴啊!”

秦霄贤:“嚯,看来对我够了解的啊!”

周子悠:“那是,我在你微博上看见过你发弹电子琴的视频。”

秦霄贤:“我那就是小时候学了点,跟你比肯定差多了。你昨天送我的那幅画,我真的以为你是美术专业的呢,画的真的挺好的。”

周子悠:“画画真的不是专业的,画画应该算是我第二个爱好吧!”

秦霄贤:“那幅画已经挂在我家客厅了。”

周子悠:“你喜欢就好。”

秦霄贤:“怎么看你的表情还有点遗憾呢?”

周子悠:“是有点遗憾,你应该知道七队的票特别不好抢吧!”

秦霄贤:“我知道啊,上次我们后台所有人一起抢一张都没抢到。你抢到了还是第一排,真的挺厉害的。你是不是觉得昨天因为身体不舒服,没有好好看一场现场的相声有点遗憾?”

周子悠:“是有一点点,我再告诉你个更厉害的,我其实抢到了两天七队的票,昨天和今天的票我都抢到了。”

周子悠把放在床边的包打开,给老秦看放在包里的另一张票。

周子悠:“结果今天我还得在医院输液,也没办法去看了。我都想先去小园子看相声了,我看完再回来输液,这样票就不会浪费了。”

秦霄贤:“可千万别啊!什么都没有你的身体重要,虽然你去不了现场有点可惜了。”

老秦突然想到了一个点子,把票从周子悠手里拿了出来,拿到自己手里。

秦霄贤:“不如你把票给我吧!我去看!”

周子悠:“嗯?你不是得上台吗?”

秦霄贤:“我帮你去看,我用这张票让你看另一个视角的全场相声可以吗?”

周子悠:“什么视角?”

秦霄贤:“什么视角就先保密,你要是同意的话,我就把这张票带走了啊!算是我帮你检票了!”

周子悠:“可是我还想把这张票留个纪念,你就这样把票带走了吗?”

秦霄贤:“我怕你真的偷偷跑去看相声,所以我先把票带走,等晚上相声结束之后,我把这张票完完整整的还给你,顺带着还让这张票上面签满我们七队队员的名字。”

周子悠:“真的吗?”

秦霄贤:“当然是真的了,你现在还想把票现在就要回去吗?”

周子悠:“那就先放在你那儿吧!”

秦霄贤:“你现在是放暑假了吗?”

周子悠:“嗯,我大上周开始就放暑假了。”

秦霄贤:“那你大学在哪?是放暑假才回北京的吗?”

周子悠:“我在北京上学,我可能有点恋家,我就在北京上的大学。”

秦霄贤:“在本地上学可以周末就回家多好啊!你在哪个学校,等你开学以后,我要是平时没事的时候可以去找你玩吗?”

周子悠:“可以找我玩,只要你方便就可以。我在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开学大二。”

秦霄贤:“没想到你深藏不露啊,你不止是个小富婆,还是个小学霸啊!”

周子悠:“还可以吧,这不是得为了梦想努力嘛!”

秦霄贤:“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去小园子了啊,票我先拿走了!有事就按床头的呼叫铃。”

周子悠:“好,我能照顾好自己,谢谢你今天来陪我待了一下午,麻烦啦!”

秦霄贤:“这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就像中午的时候说的一样,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

周子悠:“嗯,是朋友了,慢点开车!”

秦霄贤:“等晚上七点半小园子准时开场,准备看演出。”

周子悠:“好的,没问题。”

老秦说完就从病房出去了,老秦回到车上后给九华打了个电话。

何九华:“喂,旋儿,你不是陪着那姑娘呢嘛,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

秦霄贤:“这都几点了,这都六点半了,我要是再不开车往小园子去那我真要迟到了。大华你在哪呢?用不用我顺路接你去?”

何九华:“不用,我和九熙刚吃完饭,我俩马上到小园子了,一会儿小园子见吧,你到后台以后可得跟我们老实交代啊!”

秦霄贤:“交代什么啊?有什么可交代的?”

何九华:“到小园子再说吧,你先开车吧!”

老秦到小园子后,一进后台就看见九华他们已经到后台了。老秦一进后台,所有人都目光都集中在老秦身上。

秦霄贤:“我是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怎么都看着我?”

尚九熙:“旋儿,我们刚听大华说了,你昨天晚上还英雄救美了?你说有趣那姑娘昨天晕倒了,后来你给送医院去了?”

张九泰:“你和大华还陪那姑娘在医院在医院待到今天凌晨四点多?”

孙九香:“今天一睡醒就去陪那姑娘了,陪那姑娘一天呢?”

秦霄贤:“大华你可以啊,这才到后台多长时间你就把昨天晚上到今天发生的事儿讲了个遍。”

何九华:“还行吧,一般可以,今天你俩发生了啥咱也不知道,主要就是讲了昨天我在的时候的事儿。”

孙九香:“旋儿,还不老实交代吗?”

秦霄贤:“这有什么可交代的,大华估计该说的都说了。我和大华一直在病房等着周子悠醒过来是因为她手机里没有紧急联系人,总不能让她自己在病房里孤苦伶仃的,一睁眼身边连个人都没有。”

刘筱亭:“那今天你去陪那姑娘待一天怎么回事啊?那姑娘叫周子悠?”

秦霄贤:“对,叫周子悠。我也没陪一天啊,我中午才醒,醒了才过去,最多也就是陪了半天。至于我为什么今天去陪她,我跟她已经是朋友了,那朋友父母都不在国内,就自己在医院我当然得去陪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