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血色大明 > 第1章 不一样的大明

第1章 不一样的大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明,崇祯十一年。

贵州,施秉天坑。

一缕微光,从厚实坚墙上的狭窄气窗缝隙漏了进来,照在了一张坚毅微黑的年轻男子脸上。

陈九暮闭上了眼睛,心中叹道:“可能……真的回不去了!”

来到这个诡异的时代,已经有了大半个月的时间。

从迷茫、错愕与好奇……

到拼死挣扎。

再到绝望……

直到现在的身陷囹圄。

已经和原身记忆融合的陈九暮,下意识摸了一下胸口。

脸色变得相当的难看!

它……

还在!

……

墨家施秉分舵。

白衣堂,密室。

五个墨家施秉分舵的高层,正在密议。

“陈皮子,19岁,黎平府龙里军屯的在册屯丁……”

“弟弟陈巴子,13岁;小妹陈巧儿,7岁……”

“根据调查,这一场席卷了大半个黎平府、引发了两头伥鬼百里将现身的的尸潮伥疫……”

“极有可能就是因为龙里军屯的屯墙翻修时,从地底挖出的一块血月陨石……”

“引发这场灾变的陨石,最后被收入千户府……”

“目前可能掌握在千户将军的遗孀、长沙守备的长女郭湘平手中。”

“尸潮之后,她带着龙里军屯的残兵,退往怀化……”

“但这个陈皮子,正是最开始的发现者!”

“据被带回屯丁的田刚禀报——陈皮子跌落坑中,胸口撞到陨石,昏死数日,醒来之后,自称陈九暮……”

“他一改往日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性格,在这次尸潮之战中表现极为优异。”

“几乎算是力挽狂澜,率领落单屯丁反击……”

“回返途中,护送军屯流民的八里风小队,遭遇了又一头的伥鬼百里将追杀!”

“若没有苍术执剑人及时到场,八里风小队恐怕已经全军覆没。”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陈九暮,非常不对劲!”

“绝对有问题!”

“……”

墨家白衣堂的执事赵大为。

讲述完陈九暮的调查背景。

随后看向了正中间,一个脸上布满了七八道狰狞抓痕的魁梧老者。

这人便是施秉天坑根据地的总负责人。

老爹。

全身裹在黑色袍子之中的老爹,看向了旁边三人:“说说你们的意见吧?”

与会的另外三人。

分别是——

做主把陈九暮在内的军屯流民,带回墨家根据地的八里风队长。

苏半夏。

墨家最精锐的武备力量、“执剑堂”出身的……

苍术。

以及施秉天坑工坊的大匠师。

秦子铭。

因为之前有过争吵,所以现在三人都沉默不语,不愿说话。

直到老爹开始点名:“苍执剑,你先来。”

当今墨家……

势力所辖,有一个云顶主城,四个开拓的分舵根据地……

以及八个堂口。

执剑堂,听着只是八个堂口的其中一个!

但执剑堂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百中选一的顶尖高手……

相当于“云顶墨家”的护法之辈!

所以每一个执剑,都是身份超然。

老爹即便是天坑分舵的总负责,但对于苍执剑,也是十分的客气与尊重。

被点了名,苍术好整以暇,这才说道:“诸位应该知晓,伥鬼之疫,与诸多邪祟古怪之物,都与血月有关——所以按照规定,任何与血月陨石有关之人,都需要重点监视……”

“而这陈九暮的前后行为迥异,我觉得极有可能是被邪恶污染,为了防范于未然……”

他停顿了一下。

这个一身执剑堂青衣,相貌俊朗、甚至透着几分女性妩媚的男子,抿了一下修长的薄唇,淡淡说道:

“杀了吧!”

简单的三个字。

说得却是那么的杀意凛然!

仿佛一条人命,于他而言,不过路边的蚂蚁那般……

微不足道!

此言一出,八里风队长苏半夏顿时就忍不住了。

这个捆着马尾辫、明眸皓齿的青春少女,恶狠狠地瞪了苍执剑一眼。

她恼怒地说:“苍术,你不要将对我的个人情绪,发泄到旁人身上去……”

听到这话,场间另外三人,眼神都有些古怪。

苏半夏与苍术这对施秉天坑,所有人都公认般配的小情侣……

似乎吵架了?

面对着苏半夏的指责,苍术却十分平静。

他柔声说道:“小苏,你误会了。我所做出的一切建议,都是以咱们云顶墨家的实际利益出发……”

苏半夏气鼓鼓地说道:“我反对!”

老爹问:“理由呢?”

苏半夏说:“陈九暮是我从龙里军屯带出来的,我觉得他是个好苗子,也是个人才——钜子在闭关之前,曾经告诉大家,小冰期的异变在即,一定要团结一切的力量,尽可能多培养更多的墨者……”

她讲了一堆,苍术却说:“云顶墨家,五百墨者,人才济济,不缺他一个。”

苏半夏却恼了:“苍术,你现在走上高位,眼高于顶,但请别忘记了——云顶墨家,从无到有,二十年来筚路蓝缕,偌大基业,不是一人两人,建成的!”

苍术说:“正因如此,我们才需要保持格外的谨慎稳重,凡事不可冒险……”

“哼!”

苏半夏冷哼一声,说:“什么冒险?扁鹊堂的劳沃民劳大夫,已经帮陈九暮诊过脉了——除了受到陨石辐射的影响,导致体内能量过于富集,并没有发现什么邪恶存在……”

“伥疫古怪,把脉未必准确。”

“你这是在质疑劳大夫的医术?”

“不,我只是实事求是罢了——再说了,他这性格大变,一看就有问题……”

“伥疫凶险可怕,经历了尸潮之变,谁会无动于衷?他或许性格变了,但越发说明他这人天生内秀,藏有大才!”

“……”

两人争执不断,老爹颇为头疼,于是看向了旁边的大匠师。

“秦大匠,你觉得呢?”

区别与其它的江湖宗门,云顶墨家正是以“奇技淫巧”闻名,也是立身之根本。

作为工坊的负责人,秦大匠的地位也是极高的。

听到此话,向来不怎么参与日常事务的秦大匠犹豫了一下,方才说道:“小陈这孩子,很有灵性,对于机关原理之法,也颇为心得——他与八里风小队熊漠所言的新式复合弓,我们已经试制出来了,虽然极为考验工艺,无法量产,但真实效果相当不错……”

苍术冷语:“墨家技术,冠绝天下,哪里需要一个乡下屯丁来多言?”

秦大匠听了,颇为不喜:“一人计短,二人计长,钜子曾经教导我们——真正的大师,永远怀着一颗学徒的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