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穿成炮灰的我却成为了龙傲天 > 第28章 旧人再相逢

第28章 旧人再相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璃火教,璃火山最大的山头上,同时也是一年四季最热闹的山头。

不为其他,只因排位赛擂台太美,啊不,擂台被设置在这里。

这里,养活了璃火教形形色色的弟子。

摆盘的,灵草灵药,下注的,把丹药低价买过来,又在这里高价卖出去的,还有卖阵法、符箓的,好不热闹……

顾清昨天晚上匹配到了三个人,结果他发现,自己的第一场也是今天的第一场。

他现在三千名开外,匹配到的这三个人全都是介于一千名到三千名之间的后半段,两千五百名靠外的弟子。

擂台上,他的对手负枪而立,等待许久了。

“今天这人怎么来这么晚?”

“谁知道呢?不过上面那个是排名2901的熊调(二声),这把对局排名不高,估计也不会有很精彩了。”

“来了来了,吼呦,对面是个美人!”

旁边和他一起的男人感觉到身边的人又开始被人放电,连忙给他给他一拳,“笨蛋,对面那人你都不认识?”

“干嘛啊?我为什么要认识对面那美人,好看就行了,我希望美人能赢。”

“美人,美人,美人也是你能叫的?那可是顾清!仙落城顾家的二少爷,天火门首徒云裴枫看上的人,你不要命啦!”

被顾清放电电到的那人,听到天火门首徒这才一个激灵。

前面的仙落城、顾家、二少爷这些噱头都不重要,天火门首徒的新欢才是能把所有人吓死的东西。

毕竟,天苍界所有人都知道,天火门和苍岚宗是天苍界绝对中立的,至高无上的两座大山。

他们绝对中立,他们传承悠久,他们实力强大,玄帝境强者数不胜数,他们对抗邪魔二道,守卫着全天苍界的黎民百姓。

从来没有人尝试去试探这一宗一门,也许曾经有人试探过,但他一定是已经死了。

越是巍峨,就越是敬畏。

“你就是我今天的对手?”熊调拿起枪,十分不屑。

在他眼里,对面就是个跟他一样的玄灵境弟子,而且看对面那人的身板,弱不禁风似的,熊调当即就觉得自己稳了。

“小娘皮,要是在哥哥我的攻击下坚持不住了,可要及时认输,免的哥哥弄坏了你这张漂亮的脸蛋儿。”

“火雷枪!”

顾清今天起得很早,因为他的战斗预约太早了,是今天的第一场,他住的又偏,卯时他就起来往主山头这边赶了,结果也是刚刚踩点。

他得早起,睡不好觉,时常发癫,脸也没洗,头发也没梳,偏偏在那些人看来就有一种惺忪又凌乱的美,上来就对他开黄腔,惹得他更恼了。

顾清看着朝他刺过来的枪尖,戾气横生,浑身火焰暴涨,侧过身狠狠抓住枪尖,在熊调惊恐的目光中,把他的火枪一把抽出来,当着他目瞪口呆的面,双手手握着枪,横放,小腿一抬,抵住枪身中间,一撅。

熊调已经呆住了,他不明白这位狠人好好地通天路不走,待在这三千名开外来欺负他干什么。

顾清把带头的那一截丢到一边,双手握住木质的另半截,扭身,然后‘咻’的一声,破空声出现,另一端狠狠的抽在熊调的脸上。

台下观战的众人浑身一个激灵,也都不困了。

熊调被打翻在地,泪眼婆娑的看着顾清。

他趴在地上独自抽泣,但一抽搭嘴就开始疼,他嘴已经被顾清打歪了,里面一口的血水和牙齿。

而顾清揍完人以后,心情也变得十分轻松,起床气都下去了。

轻舒一口胸口的郁气,“真的十分抱歉,你看我,下手没轻没重的,哈哈”,顾清调笑自己,然后又瞪了地上趴着他抽搭的男人,“你怎么还不下去?”

地上的熊调手脚并用,连滚带爬下了擂台。

顾清今天还有两场比赛,不过都在下午,他起了一个大早,结果就为了生个起床气,然后再把人揍一顿,把气撒了。

“和那拍卖行一样,着实无趣的很”,顾清在自己打完之后又看了两场,也没什么意思,都是排名不高的战斗,在他眼里跟菜鸡互啄一样。

他要去找夏青青,那女人还欠原身一个道歉。

一炷香之后,他才找到夏青青住的地方,问了好多个人。

“哎,跟我住的那地方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看着眼前富丽堂皇的宅邸,顾清感慨一句。

不过没办法,自己一个人出门在外,房子是自己给的。

自己走后门,又没实力,排位排名还靠后,自然如此。

不过听说有长老喜欢像原始人一样住洞府,当时就把顾清听乐了,这难道是山顶洞人?

笃笃笃——

“来了”,屋内,好听的女声响起。

光是听见那娇滴滴的声音,顾清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双手抱肩。

屋内,夏青青听见敲门声,冲着对面的男子微微颔首一笑,起身去开门。

夏青青开门的一瞬间,原本开心的脸瞬间垮掉。

顾清和夏青青就这么一米的距离之隔互相对峙着。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夏青青不知道顾清是来干什么的,住着门得手死死握住把手,双眼微眯,神色警惕。

“你来干什么,我这里不欢迎你。”夏青青声音压得很低。

顾清嗤笑一声,脑海中,分手的旧情人找到新爱的感觉凭空浮现,这样的想法把他吓出鸡皮疙瘩。

“青青师妹,谁来了?”,一个红色身影也从里屋走出来。

“吼,你怎么还玩上金屋藏娇了?”

顾清没管夏青青对他的排斥,很没有边界感的挤进门,“我说怎么不敢让我进门呢,原来是屋里有人啊?”

“藏的还是璃火教第一人,火师兄火邢”,顾清低着眉眼,满脸揶揄。

“你想来干什么,我这里可不欢迎你”,夏青青从顾清来,就一直很警惕他,毕竟,前些天的伏杀,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顾清的那种强大,叫她无心反抗。

“他是谁?”火邢眼眸中溢满了好奇,他从未见过这般大胆,这般骄阳似火,这般明艳的……美人?

夏青青一看,心里暗道一声坏事了,随后仿佛认命一般,摊出一张死鱼脸,放下了对顾清的警惕。

火邢凑上来,笑吟吟注视着顾清,“这位师弟,我和青青师妹并非你想得那样子,青青师妹只不过拉我过来诉苦。”

他接着说,“倒是你,让师兄觉得,从未见过……”

顾清也不胆怯,走过去,左手食指轻抬起火邢的下巴,“没见过什么?没见过我这样美的?”

火邢长的确实也很帅,但他不喜欢这种小奶狗的类型,他更喜欢的是云裴枫那种,帅得又仙又欲,身材和脸都是顶级alpha,性张力拉满的那种。

如果云裴枫会压迫的他的话,面对着那张高冷的脸,顾清会忍不住臣服的。

“听闻火师兄喜欢男子,不知道我这样的师兄会不会喜欢?”

火邢低头一笑,回答他,“这位师弟说笑了。”

他喜欢的,是那种软玉温香,一碰就哭的,顾清对他来说,就好比口味清淡的广州人,去了川渝吃火锅——太辣了,他驾驭不住。

夏青青白眼一翻,得,这两人是彻底把她忽略了。

现在火邢在这里,他们又在璃火教,她相信顾清是不敢乱来的。

而顾清也早就听说过火邢的‘美名’。

火邢,璃火教现任教主璃枯收养的义子,说是义子,但对他比对自己的亲生儿子——璃焱还要好。

这也就导致璃焱十分讨厌这个分走了父亲的爱的家伙,时常都在排挤火邢。

火邢天资十分优秀,还身负凤凰血脉,被璃枯倾注了七成的爱,整个人也养的十分温润,彬彬有礼。

火邢是十分正派的人,心也十分软。

他自幼生长在火家,火家世代传承凤凰血脉,本应该站在天苍界顶端,跻身一流势力,却在十几年前被灭门。

在那场灭门惨案中活下来的火邢,被当时已经是璃火教教主的璃枯收养,认作义子。

从那以后,璃枯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不再像原来那般疼爱自己的亲儿子璃枯,反而将全部的精力和爱都灌注在火邢身上。

而火邢对璃焱也十分愧疚,璃焱也因为父亲的漠视得到了各位族叔长老的怜惜和疼爱。

有一点,火邢性格好,是真正的性格好,仁慈,博爱,善良,在这门风恶劣的璃火教内格格不入,偏偏实力强,大家都不敢惹。

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十分喜欢男人,尤其是那种生的娇小可爱的男人,这让大家都很不理解。

由于火邢长的好看,行为正派,温文尔雅,做人风流却不下流。所以每次在学堂上,他的桌子上总是叠满了那群男弟子的情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