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穿成炮灰的我却成为了龙傲天 > 第27章 情不自知

第27章 情不自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半月之后,顾清因为先前吃了一些灵力被压缩到极致的浓郁之物,半个月苦修下来,境界突破到了玄灵境初期……

璃火教在天苍界才区区横亘不过数千年之久,虽说数千年在这修仙界不过沧海一粟,可璃火教终究走在了那些比它更久远一些宗门和世家的前面。

巍峨的璃火山脚下,一直长到山上,火红火红的热芽树堆聚成片,风吹过去,就好像翻腾起伏的岩浆。

说是树,但在顾清眼里这些更像是灌木,等人高,滚圆蓬松,还经常会有小动物在上面安家。

热芽树是璃火教势力范围内的特有植株,依火而生,能够聚集天地之火,吸引火属性的灵力,十分适合修士修炼火系功法。

这也是为什么顾清一来到这里就感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的原因,同时也能说明为什么璃火教能成为天苍界的几个一流势力之首。

这座山,这片地界,已经被璃火教逐渐改造成为了适合修炼他们的福地。

“什么人!”

山脚下,入口处的弟子持剑拦下顾清。

今天顾清穿着金阳羽霓,头发只简单在后面扎起来,垂到腰间。

“璃火教弟子顾清,还请放行”,顾清把自己的身份令牌拿给那名弟子。

“顾清?你说你是顾清?仙落城顾家的那位?不行,长老又吩咐,禁止入内!”

顾清心下一笑,‘来了’,冲着那弟子微微一笑,“还请这位小师弟去通报一声”

九阳金轮在身后浮现,明明是玄灵境的威压,却压的那名弟子喘不上来气,那弟子面露难色,犹豫了一阵,“你先等着!”落荒而逃上山去了。

很快,那名弟子就带着一伙人乌泱乌泱下山来了

……

“顾清,那日在仙落城没能取你性命,如今还敢来璃火教,我看你是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

“竖子,纳命来!”

璃虚气焰暴涨,单手虚握成拳,轰向顾清。

顾清他玄尊境气息的压迫下,根本生不起反抗的心思,可他不需要反抗。

“长老,弟子既然敢来,自然是有所依仗的”,独自一人的清影嘴角抬笑,不慌不忙取出云裴枫的青云剑,右手握住剑身,抬手挡在身前。

云裴枫的青云剑陪他许久,顾清不信璃虚会不认识这把佩剑。

果然,璃虚在看清楚顾清手中的剑后,双目暴睁,卸力停在顾清面前五米左右。

“天火门首徒的佩剑?你什么意思?”璃虚问他,同时心中暗自猜测。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顾清开始放肆,“不止如此,我还有他的身份令牌呢?”

顾清单手握着他的佩剑,一只手拿着吊起云裴枫腰牌的红绳,凑过来在璃虚眼前轻轻晃荡那块儿腰牌,十分欠揍,表情嚣张,

“那个男人说要和我结为道侣,怕我在璃火教受欺负,就把他的随身佩剑和身份腰牌都给我了。”随后又看向璃虚,“长老,天火门虽然是绝对中立的,但里面的人却有善恶喜好”

“凭云裴枫的实力,斩玄君境都十分轻松,不在话下,他要是不想给,我是没办法偷得到的。”

“所以,天火门和顾家之间,我相信璃虚长老是拎得清的。”

看着顾清那张让人生厌的笑脸,璃虚觉得一口恶气被堵心在心头上,撒不出去。

但他不敢赌,那位天火门首徒的天赋十分吓人,据说还是从上界来的,璃虚现在在明面上对顾清不敢有丝毫的想法。

心里别扭半天,脸上挤出一个虚伪至极的笑,“嘿嘿,顾清徒儿说的哪里的话,你还能记起我们璃火教这个家,是件好事啊,大大的好事!”

顾清冲着璃虚那张比哭还丑的笑脸,闭眼,露出一个笑,作揖行礼,“那便恭送长老。”

言下之意,你既然已经知道已经碰不得我了,就赶紧滚,别出来恶心我,碍我的眼。

璃虚冷哼一声,甩袖转身。

修长宽大的红色衣袖砸在地上,将顾清身前三米的地面砸得粉碎,“放你们顾清师兄入教吧”

说完,整个人脚下生火,恨恨离去。

围观的一众同门,还有那看门的弟子,全都目瞪口呆,他们也想不到会顾清身上会发生这样的反转。

在他们脑海里面已经勾勒好的剧本中,顾清应该是自寻死路,被赶来的璃虚长老一拳轰杀才对,可现在……

所以,他这是傍上了天火门了吗?还是天火门里面的最大款,天火门的首徒,传说中从上界来到天苍界的那位?

烦死了,真羡慕他这人的好命,不仅没在殒神谷里面死成,还一下子草鸡傍上了真凤凰。

想来上次教内长老联合夏家围剿顾家,应该也是天火门的强者出手,逼退了长老们。

听说还是一击便将璃火教内的新晋玄帝境强者——璃心打成半死。

不愧是和苍岚宗一起被视为天苍界无冕之王的大门派。

看到顾清走过来,那看门的弟子连忙弯腰。

笑话,人家现在可是天火门首徒的人,他拿什么和他刚,拿头吗?

“顾清师兄快快请进”,脸上熟练地堆出一抹笑。

顾清没理他,身后的九阳金轮变大,漂浮在离地面半米处,金光盛大,仿佛要把人眼睛照瞎一般。

嘹亮的金乌啼叫声在山门处响起,燎人的火光冲天,顾清御空而起。

这是他新学的招式,威风得很。

几十里开外的上空,听到动静的璃虚心头一喘,随手炸碎了一座山头,“死孩子,显着你了是吧,当心站得太高,日后摔得你心里不舒服。”

被炸碎的山头上蹿出来几道流光,“谁?那个老登敢炸你爷爷的的地盘,你爷爷我非得让你见识一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出来一看,是璃虚长老。

“嗯?”璃虚冲他一瞪眼。

“呦,这不是璃虚长老吗?今儿个天气那么好,你也出来晒太阳啦?”,那人看清来人后,脑门微微一宕,突然急中生智。

“哼!”璃虚管都没管他,径直飞走。

那人一看璃虚走了,堆满了假笑的脸上如翻书一般平静下来,做了个鬼脸,“死老头,显着你了是吧,年纪这么大了还这么张扬,当心以后脑瓜子给人干碎!”

“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