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穿成炮灰的我却成为了龙傲天 > 第26章 强扭的瓜解渴

第26章 强扭的瓜解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顾清回到房间,瘫倒在床上。

‘他闲着没事来烦自己干什么’,顾清实在想不明白云裴枫要干嘛。

他们算上昨天晚上最多也才见过三次面,要说他喜欢上自己就更是天方夜谭了。

坏了——他不会是来报复自己的吧!

自己不仅拿鸿蒙无量鼎敲了他的闷棍,还让他当过狗,踩过他那儿,还用他的名声去天苍拍卖场作威作福……

靠!

他就知道这狗男人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居然为这些小事情都来他家里面来骚扰他了。

自己和他连正儿八经的恋爱都没谈过,最多也就亲亲嘴儿,这他就想和自己结为道侣,这不是诈骗这是什么!

顾清起身,“不行,我得找个由头把他打发走,不能让他再骚扰我了”

顾清双脚落地,可下一刻,就从房梁上跳下一个人来,直贴着他的脸。

顾清立马表演了一个川剧变脸,上一秒还火急火燎,一瞬间就变得惊恐万分。

“打发谁?”

“骚扰?”

“你说我吗,嗯?”

云裴枫死死贴着顾清,双手掐着他的腰,神情危险。

顾清也愣住他,他头看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男人,神情恐慌且呆滞。

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顾清身高有一米八一,而云裴枫比他整整高了一个头,感觉应该在两米左右。

趁着顾清仰头盯着他愣神的功夫,云裴枫再次覆住顾清的唇,攻城掠地,唇齿交缠。

顾清也没拒绝他,他心知,刚才他说的话必然被云裴枫听了进去,为了避免这个男人发火,他决定暂时先安抚住他。

他发誓,绝对不是因为这个男人长得太帅,也不是他喜欢。

但他没想到云裴枫进步得那么快,才仅仅过了两分钟,他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整个人如同窒息一般瘫倒在他怀中,由他任索任取。

顾清也不知道这场亲吻持续了多长时间,反正被云裴枫亲着的时候,他脑子都晕乎乎的。

唇分,两人目光相交,嘴边银丝拉长,云裴枫情意绵绵,顾清则大口喘息。

“你是属狗的吗?不让人呼吸就算了,还咬人!”顾清眼尾发红,气若游丝地生气质问。

“是你说要打发我走的,还说我骚扰你,我可不能如了你的愿,张伟”,云裴枫在最后的‘张伟’上要的格外重。

“嘿,嘿嘿,”顾清心虚一笑,眼神飘忽不定,不敢和他对视,“我那不是和你不熟吗,不过,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是你自己给了孙管事我的腰牌和佩剑的,难道你自己忘了?”

顾清心里腹诽,靠,自己明明都已经嘱咐过孙管事了,云裴枫要是问的话就告诉他自己是‘灼华’,结果那老登还是把自己给供出去了。

云裴枫一袭白袍,拉过顾清坐在床边,拉起他的手,“顾清,我喜欢你,是认真的,和我结为道侣吧。”

顾清不自在的把双手抽出来,不太敢和云裴枫对视,盯着自己的脚,

“哈哈,你别这样,结为道侣得两个人互相喜欢”

“你这样,咱们两个跟过家家有什么区别”

“不算这次,咱们两个总共也就见过三次面,我连你喜欢什么都不知道呢,你也不知道我喜欢什么,这样就开始谈婚论嫁,我觉得未免太草率了些。”

“你……”

云裴枫被顾清的一通话堵住,可他却不知道怎么反驳,面露苦涩。

顾清接着装模作样的给他往下说,

“你说你喜欢我,可在我看来,那就是因为我那天在殒神谷救了你,从而导致了你对我产生了单方面的滤镜”

“你看你不是在殒神谷也救了我一次吗,你就不必再纠结了,”

“而且我帮你解决了噬运情心蛊,你帮我解决了顾家的灭门之危”

“咱俩这不扯平了吗?”顾清双手一排,十分坦然,说的还十分起兴,丝毫没有注意到沉默坐在一旁的云裴枫,现在宛如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般,眼底满是惊涛骇浪。

“现在咱俩谁也不欠谁,道侣的事你就别想了,而我,以后也不会用你云裴枫的名声去照样撞……”

“唔——”顾清瞪大双眼。

最后那个‘骗’字还没说出口,他被云裴枫猛地一下子扑倒在床上。

“互不相欠,互不相欠,怎么能算互不相欠!”

云裴枫状若癫狂,红着一双眼,欣赏着被他压倒在身下的顾清,死死掐着顾清的肩膀。

“顾清,你说,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蛊!”

“在殒神谷内,从你离开的那一日起,我没日没夜地想起你,还有你和我的那些瞬间,”

“每晚!”

“每晚你都会出现在我的梦里,甚至到现在,依然如此!”

“这道侣,你不想结也得结!”

顾清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了,这男人发什么病,睡不好觉去看医生啊,来找他有什么用,他又不是精神病医师。

妈的,偏偏他还打不过这男人,现在只能先顺毛哄了。

狠狠一个用力,把男人反转下来压倒在自己身下,随后把脸凑过去,把云裴枫接下来要说的气话堵回去。

云裴枫被顾清压着躺在床上,顾清压在云裴枫身上。

挣脱在云裴枫环在自己背后的双手,顾清跨坐在他身上。

“对于给你造成困扰,我十分抱歉,希望你能好受一些”,看着怒气平息下来的云裴枫,顾清落在他耳边,深情款款。

随后,跨坐在男人身上,双手轻轻解开男人白得晃眼的衣袍,露出精壮的胸膛。

云裴枫眼神恍惚,突然抬起手抓着顾清的手腕。

云裴枫双目盯着顾清不知所措,顾清眼睛盯着云裴枫,情意绵绵。

顾清轻抬起被抓着的那个手腕,在那个抓着他手腕的的手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而后,衣裳褪去,荔颊红深,麝脐满香。

春情无限,风月无边……

傍晚时分,云裴枫板着一张脸离开了顾家,好似苦大仇深。

顾清坐在顾家大门旁边,看着那人离去的身影,自己揉了揉快要脱臼的下巴。

这一下午,他嘴就没合上过…

“难道是我长得不够好看?”

“还是我已经老了,失去魅力了?”

“为什么他不愿和自己做到最后?”

不过回想起那人的一张臭脸,顾清暗骂一句,“妈的,臭狗屎,爽的明明是你,还板着一张臭脸,跟谁欠你八百万一样。”

想想那人跟自己提的要求,顾清就一阵头疼。

昏暗的床上,男人看着趴在自己腹肌上的顾清,随手拨弄美人的头发,声音低沉,“要想我不在顾家跟你闹也可以,年底之际,你去参加?天碧玉秘境,然后通过秘境考核,进入天火门,我就不强求你和我结为道侣了。”

“那不行,进入了天火门,你要是还折腾我怎么办!”

“到时候,我更没处跑了!”

“还有,?天碧玉秘境是什么?”

顾清趴在人身上,别过头去,不乐意了,心里暗骂一声狗男人。

“哼哼,办法给你了,你没得选,否则我明天就跟你顾家提婚,我觉得顾家应该不敢拒绝”,云裴枫对此十分得意,嘴角微笑。

但有一点,他非常不高兴。

顾清他明明对自己说没意思,可是为什么还要和他做这些事,这让他觉得顾清就好像那些花楼的小倌一般放荡,难道他也会跟别的男人这样做吗?做这般亲密的事?

这样的想法像一根刺一样盘踞在他的内心,可他自己却是很喜欢顾清这样做不是吗?

他讨厌这样的自己。

哪怕他心中不喜欢,可是现在的顾清只要对他勾勾手指,他的身体都会做出回应。

甚至于是顾清让他现在跪下,舔他的脚,他都会同意的——他的身体很诚实。

看着身下宛如蛇妖魅影一般的美人,他决定这一次听从身体的回响。

被吮吸后,他轻哼一声,然后继续说,

“?天碧玉秘境是天火门和苍岚宗所掌控的秘境,秘境内有无尽的机缘。”

“在秘境内,满足天火门和苍岚宗考核要求的,可以择一进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