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道祖是克苏鲁 > 第二十七章 北辰剑宗掌门秘录

第二十七章 北辰剑宗掌门秘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陆荇把右手的机关莲花臂一亮出来,就把陆磧激得又羞又怒,自己跑了。这下赢了比试,又现了家学,还展现了一身不让须眉的豪气。那自然就没人对她继家主位还有异议了。

而且陆荇也大方得很,虽然与陆磧有冲突,还是作主,安排陆师兄那个外院进陆家悼唁,当成姨娘行礼。正室大概也被她自断一臂的魄力震住了,也不敢再闹了。至于正室肯不肯把什么陆家家传秘笈交出来,那就是他们陆家内部的事情了。

争闹成这样,也不知道陆师兄泉下有知作何感想,反正来吊唁的修士们是没得心思久留,一个个挨个上来,仓促拜会了一下遗容,走个流程也就散场了。

李凡也跟进去上了香,陆荇作为家主答谢,居然取出一个香囊大的荷包递给他道,“清月师弟,这里是这次牧龙该赏的五千神罡钱,出了这些事情,丢失了竹山的蟠龙,但不是你们童子的责任,以后你这个牧龙童子的司职,恐怕也难有外巡的机会,这里略尽绵薄,算是一点赔礼了。”

“这怎么好……”李凡本想拒绝,但看外边玄宝给了自己一个眼色,想了想也收了下来,“虽然相处不久,但陆师兄待我很好,以后如有什么地方清月可以帮的上忙的,请陆……家主只管开口。”

“多谢师弟好意,陆荇记得了。”陆荇也点头答礼,此时倒也礼数周全,一点看不出她刚才在外边获胜时,一时霸气外露的英姿和狂傲。

李凡张张嘴,也说不出啥安慰的话,就告辞离开陆家了。

元玄宝在门口等着他道,“我与陆磧有过几面之缘,与陆荇实无多少交情,本想当面斥她的,但……她办事倒也妥当,钱就收下吧,陆师兄也是这种性子,不用在意。”

元玄宝那个性子李凡也有点体会了,其实和玄天剑意有点像,话不投机的一句闲话欠奉,臭味相投的那真就冲上来同赴生死,真是臭脾气,若交了朋友倒也还不错……

‘玄天剑意表示,宿主别胡扯!本座哪是这样的!哼,啥也不懂!’

卧槽你别动不动给自己追加傲娇属性好不好!白胡子老头还扎个双马尾老恶心了……

李凡自己想着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对了,清月你的伤势恢复的如何了?手臂发力和以目视物,可还有滞碍?”

听元玄宝这么问,李凡倒也点点头,“是有点,总感觉身子不大轻松,这两天运炁也不大舒坦,大概还没治好,需静养一段时间吧……”

元玄宝想了想摇头道,“外门药房里泡的是活死人肉白骨的仙芝汤,非内门弟子不能用,复骨生肌没有比那更好的了。我想你身体实无大碍,只是肌骨间还有些煞炁残留。

不如你与我一起去见师傅,求一部霸体功法给你祛煞?”

“哦,霸体功?好啊好啊!”李凡还真是很感兴趣,虽然玄天剑意老是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得挑刺,不过既然这个世界的土著都这么凶厉,动不动舞刀弄剑的,连金丹都难以幸免,那他也多学两招防身总不错吧?

‘玄天剑意表示,宿主学学霸体功也好。’

咦??剑意你怎么又转性子了?不是一直叫着说霸体功如何如何垃圾吗?

‘玄天剑意表示,这种近战杀招,练得再好又如何,还不是叫人一飞剑削去首级,手上的剑招刺得再快,可又快得过飞天的剑?以后两三百载可能都派不上一次用场的玩意,你说是不是垃圾?

不过话又说回来,倘若真能像之前一样,瞎猫碰死耗子给你遇上一回,救得自己的性命,那这番苦工倒也值当了。之前那个堂堂的金丹,居然能叫宿主你给阴死了,可见现在的修士,于拳脚上的基本功夫,委实也过于生疏懈怠了。

恩,练一练就练一练吧,也免得炁用光了就在墓道里连滚带爬,不符合北辰剑宗传人的风度和气场,走出去不配说是本座调教过的。’

……靠,好说歹说都是它说,真是懒得和这货废话。

于是李凡便放出飞鹤,打算一同拜会元玄宝的师傅梁真人。

结果玄宝摆摆手,“不用,他就在镇外居住,我们走过去好了。”

这镇子都是墨竹山仙人的眷属聚集,豪门大户的,街坊间都是高墙庭楼,走在其中仿佛置身于宫墙营寨间一般,居然还有个元婴真人就近驻扎在镇子外,看来什么世界的有钱豪门都一个样,社区安保做的很好呢。

“就是那间,我师梁真人负责看守本镇的义庄,各家的子弟若有入得他眼的,就会从小指点调教。”

这义庄,本是宗族以公田族产所设的义宅,平常接济族人衣食,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有时也作婚丧嫁娶的公共场所,乃至办成学堂祠堂的都有。当然还有一个,在这个世界最为重要的职能,就是灵柩骨殖入殓下葬之前,暂时摆放的义冢。

既然感染一点煞气都要尸变,能日夜镇守修真家族的义庄的娄观道道士,当然金丹都显得不够,至少得是元婴级的真人。

这梁真人就是这样一个入世守庄的正经娄观道士,不是山主一派,而是观主座下的受箓弟子。

进得义庄大门就能见到他坐在正殿蒲团上,整个人全无半点仙人模样,就和一具行将入土的枯骨一般,瘦骨伶仃的一张马脸,脸上一字眉都连在一起了,格外显眼。破破烂烂的道袍挂在身上,现出胸腹一排一排的肋骨,头上也没扎巾戴冠,就用一根木枝作簪,嘴里还叼着根狗尾巴草。

他背后的神龛上,倒也有一尊土里土气的泥塑神将。假如这是他原型所化的尊天魔……

李凡抬头看了一眼,好像……没什么不同嘛……就是正常人型,连青面獠牙都没有,就单纯的道教神将,也认不出是谁,真要是梁真人的魔形显化,那顶多是胖了点……还是说这就是单纯摆在庙里供奉的泥塑?

‘玄天剑意表示,嘶……这个货有点东西。比你师傅厉害。’

哦。

……所以你是说比望舒真人元婴期厉害还是……

‘玄天剑意表示,比她现在那个化神期都厉害。’

李凡也跟着倒吸一口冷气,“嘶……小子清月拜见……”

还不等他稽首,鲲从他领子里钻出来,飘到道士面前,和梁真人对了一个斗鸡眼,然后一口叼住梁真人嘴里的狗尾巴草,嚼了嚼,呸掉。

‘鲲表示,呸,没味。’

鲲啊!!!

梁真人把一字眉都折成个钝角了。

元玄宝擦着冷汗,“咳咳,师,师傅,这是替道通报了仇的李清月师弟。他身上还残了些煞炁,想请师傅您传一部霸体功去煞。”

李凡赶忙稽首,“李清月拜见梁真人。”

梁真人把眉头钝着,不说话,就把枯木似的食指戳了戳鲲,“……鲲?”

鲲嫌弃得用鳍拍拍被戳着的肚子,游回李凡头上趴着。

李凡满头冷汗,就和玄宝一起陪着笑点头。

“这年头居然还有鲲……”还好,梁真人也没和这鲶鱼一般见识,把身子斜到另一边膝盖上撑着,招招手,从侧室一台棺材底下,就飞出了一张宣纸画,背面朝着两个童子,轻飘飘像是被什么幽魂提在手里似的,落在梁真人手里卷成卷轴。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这是……

“噗!”元玄宝一口鲜血喷出来,口鼻五孔都往外冒着血,盘腿就往地上一座,“弟子愚钝。”

“卧槽,玄宝兄你咋的了?”李凡被他一口老血吓了一跳。

梁真人倒是连连点点头,“难怪你小子能宰一个金丹,这资质不错啊……这鲲也是从太素煞渊里带出来的吧?相当不错了……”

梁真人把手里的画卷扔给李凡,“本来想和你讲讲道的,可惜玄宝的福缘还是浅了些,这么突破可撑不住啊……算啦,这画里是我所观的‘渊识’,也就是我拜月悟道的道场。你拿回去自己参悟吧。”

“啊,哦,是,谢谢真人……”李凡一阵纠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