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零点看书 > 太莽 > 第三十五章 福祸相依

第三十五章 福祸相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东华城沿江而建,作为一国都城,又是南北交通枢纽,白鹿江航道昼夜不息,时时刻刻都有船只进入临河坊的水门。

月上枝头,码头小街的汤家酒肆里,几个熟客推杯换盏,汤静煣日复一日地在其中兜兜转转,没人注意到,一艘小商船,无声无息地飘过了门外的宽阔河道。

商船不算大,但吃水很深,上面无灯无火,用麻布遮盖了整个船舱,看起来是满载着货物。

船尾站了个身披蓑衣的船公,手持竹篙,将船驶向了京城深处。

东华城内河道四通八达,能抵达任何一座坊市。

商船在河道内前行很久,最终来到最繁华的长宁坊,在僻静处停靠了下来。

夜色幽幽,远处杏花街的青楼酒肆里,隐隐传来推杯换盏的欢声笑语。

身披蓑衣的船公放下竹篙,走到船首盘坐,安静等待了片刻,一辆小马车便在岸边停了下来。

马车上的车夫,腰间佩刀,下车后便开始在周边巡视。

车厢内,户部尚书王峥,弓腰走了出来,身上穿的是寻常员外袍,下车先是在周边看了两眼,才快步走下河畔阶梯,来到了商船上,在麻布遮盖的船舱上打量:

“赵泽,这次是什么东西?”

“金毛吼。”

船公打扮的赵泽,腰间插着根笛子,面容普普通通,看起来四十上下,皮肤极好,和栖凰谷内常年炼气修身的修士如出一辙。他走到船舱外,抬手拍了拍:

“这玩意不是一般的厉害,吼声如雷、爪能碎石,寻常修行中人都招架不住,虎骨还有壮阳奇效……”

王峥负手而立,略显不满:

“你哪次不是这么说?上次那什么‘四脚土龙’,你说百八十人拦不住,结果在临河坊大闹一场,就死了个小捕快,第二天我等在朝堂上提及,长公主轻描淡写就给揭了过去。”

“毕竟是畜生,不通灵性,被人弄死很正常。这只厉害些,前面那条街人又多,发起疯来,咬死几十号人想来问题不大。”

“别‘想来’,要万无一失。京城不出大事,烈王和宗氏便不会弹劾长公主和栖凰谷;公主不还政,李相如何掌权?栖凰谷没压力,你们如何摸清国师的虚实?如何把栖凰谷的牌子换成‘百圣谷’?”

“王大人息怒,我等不也在想办法。你们国师岳平阳,好歹也是灵谷六重的老祖,比我们天尊道行还高,不知其境况,我等哪里敢肆无忌惮地暗中运作。万一岳平阳突然冒了出来,天尊可以拍屁股走人,我们这些徒子徒孙全得身死道消,这事儿急不来。”

王峥轻哼一声,倒也没反驳。

赵泽思索了下,看向远处的皇城:

“王大人,你们逼着长公主选驸马,结果如何了?”

“驸马是选了,不过还政于小皇帝,长公主必然会拖一段时间。”

“那就好,只要李相掌权,岳平阳又如我等所想的那般修为受损,我们天尊入主栖凰谷,就毫无阻碍了。”

“说得倒是简单,京城不出大事儿,我等如何逼国师现身?相爷千辛万苦给你们开路,把这些畜生运进京城,可不是让你们给朝廷进贡天材地宝的……”

王峥说到这里,又看向船舱:

“对了,这金毛吼真能壮阳?”

赵泽咧嘴一笑:“别名‘金枪吼’,出了名的霸道,用来泡酒,八十岁的老头都能再起雄风。”

“那行,待会缉捕司斩杀了,弄些过来,嗯……孝敬给李相。李相年纪大了,有时候力不从心很,正常……”

“明白。”

赵泽心领神会,转身就要去掀开遮盖船舱的油布。

王峥正想离去,不过又想起了什么,抬手道:

“等等。这次选驸马,本想在公主身边插个眼线,结果公主选了个外人,李相一直催促我想办法换成自己人,这事儿有点难办。”

赵泽听见这话,便明白了意思:

“王大人是想让我等出手摆平此事?这个简单,姓名住处告知我即可,保准消失得干干净净。”

王峥露出一副看白痴的眼神:

“你们这些修行中人,做事都直肠子。公主刚选的驸马,死得不明不白,公主必然会警觉,若是以此为由,不查清驸马死因不还政,岂不坏了大事?”

赵泽想了想,又看向船舱:“要不把这金毛吼,放那驸马家里面?死于横祸,你们公主总找不到借口吧?”

王峥抬手摸了摸胡子,觉得这法子不错,他斟酌了下:

“这次就算了,放人家里太突兀,也不一定弄得死。我回去注意着,等有机会再通知你。”

“那行,王大人慢走。”

赵泽目送马车离去后,解开了遮挡船舱的麻布。

麻布下是一个大铁笼,里面隐隐显出一只巨兽的轮廓。

赵泽左右看了看,取出腰间玉笛;清幽笛音传出,与街上的笙歌汇在一起,不过片刻,沉睡巨兽,便睁开了猩红双瞳……

-----

残云遮月。

杏花街上花灯满楼,莺声燕语彻夜不休。

青楼之中,暮气沉沉的老陆,目光停留在手中酒杯里。

杯中残酒,倒影出婀娜多姿的舞姬;琴箫鼓瑟,在耳边谱出一曲人间极乐。

老陆曾经看遍仙家风景,对这些场景早已忘却,此时重新体会一遍,并未体会到年轻时乐趣,反而让心中风烛残年的萧索,加深了几分。

人都年轻过,老陆也一样。

老陆本是农家少年郎,偶然在深山撞见仙人渡劫,知晓世上有仙。回到家未曾和父母道别,便带着一根行山杖和一腔热血,踏上了漫漫修行路。

路很难走,兜兜转转十余载,才找到了一座能入门的仙山。

入外门,挑水扫地、做饭淘米……

一本炼气法决,从一腔热血,炼到白发苍颜。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寿元将尽之前,摸到了一丝长生的契机;之后,便是意气风发的百年。

杀人夺宝、皇城问剑、四海擒妖、遨游九天……

他把一个修士能经历的事儿都经历了一遍,可最后才发现,他终究是人,还是没修成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